柏桥渡流生

小涂小码一下

跟太太互动得到启发……
如果不嫌弃我的画风或文笔的话,能来和我互换粮吃嘛……?(灬ºωº灬)类似点图点文,就互相产对方吃的粮的那种
我我我杂食,什么粮都能吃什么都能尝试!
我我我会努力学习上色,码字的话也会努力复健与进步的!
长期等待!!

【漠御】巡回

复健中
漠御现代paro
绝尘歌手设定




御不凡检票进了会场,择了外层默默坐进人群里等待演唱会开始。

秋深天气冷,中秋的圆月都是被裹在浓厚的云层里朦朦胧胧的发光,漫天星星不见影踪。
远处的舞台灯光暗淡,隐约看到不少人还在来回走动作最后的准备工作。顶灯漫无目的地扫照着台下观众,私语声持续不断,每个人手中的荧光棒随着动作轻轻摇晃,都在静待主角登场。

直到舞台灯光全数熄灭,人们开始屏住呼吸,骤然会场四周呼啸声响起,数多绚烂烟花盛放,同时间炸开的还有处于会场焦点正中心的舞台,欢呼声从内至外,霓虹闪烁,荧光棒被人举起在头顶疯狂摆动,音响暴动,忽明忽暗的舞台正中央模糊映出数个人影。
御不凡配合着众流高举右手挥动call棒,他鼻梁上架着副眼镜,奈何距离太远,还得拼命前倾才能勉强看到舞台上的人的脸,模糊间他捕捉到一个高挑的身影,那人前面立着麦克风架,手中抱着电吉他——是主唱,正是整个演唱会焦点中的焦点。

台上鼓手开始表演,鼓膜振动的声音被音响无限放大,一下一下像是在倒计时,疯狂的人群高呼着偶像的名字,御不凡整颗心都像是要被这声浪生生揪出来,他有些无措地拍拍胸口,放任自己被这样的狂热氛围带动得无比激动与紧张,被重重包围的舞台依旧保持神秘,荧光的晃动从无序到有序。

【Come on over in my direction快与我同行吧】

电子音划破空间,光芒毫无预警地瞬间爆开面前,一时间晃得人睁不开眼,渐变的响动先于图像出现在脑海,唱出第一声的华丽声线激起又一轮欢呼高潮。
观众整齐划一地喊出第一个演唱者的名字,御不凡勉强辨认出人们呼喊的内容,却与他所见的所熟悉的人对不上号。

【Oh you are哦 你是】
【My sunrise on the darkest day我在黑暗黎明里的一丝曙光】

站在最右侧的人发声,他似乎是乐团里最年轻的一个,身上明亮缤纷的色彩并未给整个表演带来任何违和感。漂亮的旋音接住了传唱的第一棒,音符跟着他身体的跃动继续下去。

【You fit me tailor made love how you put it on你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灰姑娘】
【Got the only key know how to turn it on没人知道怎么为你穿上玻璃鞋】

背景灯光由白转红,琴弦在转唱时被拨动了一阵,带起每一句唱词末尾的翘音。

【Oh tú tú eres el imá n y yo soy el metal你 你是磁石而我是金属】

【ya ya me estásgustando má s de lo normal现在 现在这感觉非比寻常】
【Todos mis sentidos van pidiendo má s我的所有感官都饥渴万分】
【Esto hay que tomarlo sin ningú n apuro但这事儿着急不得】

四人合唱,重叠的不同声线无比和谐,聚光打在他们背后,在夜晚里辉煌得像黎明。
每一个节拍都活跃得不像话,像是恋人初次动情抑制不住的怦怦心跳,他们的眼神难掩热爱的兴奋,欢快持续。
直到——

【Despacito慢慢地来】

他故意放慢,将饱藏在喉中的低沉与磁性全数释放,网一般向四面八方散开,覆盖住所有,然后牢牢收紧。

【Quiero respirar tu cuello despacito想要在你脖颈间慢慢地喘息】
【Deja que te diga cosas al oí do在你的耳边说尽甜言蜜语】
【Para que te acuerdes si no está s conmigo好让你在以后都能想起此时此刻】

主唱的开口让全场轰炸到另一个层次,而御不凡的耳朵里嗡嗡作响。
他睁大眼睛看着那人拨动电吉他,磁声传到他脑海里时御不凡甚至能想象得到被掩盖在牛仔围脖下的喉结是在怎样颤动。
他手里的荧光棒随场变幻成紫色,身边的人都直起身大幅度地晃动手臂,几乎要将它们甩出去。御不凡看见call棒光下人们因激动涨红的脸,他们的嘴巴一张一合。

【Despacito慢慢地来】

【Quiero desnudarte a besos despacito想要用吻慢慢褪去你的衣衫】
【Firmo en las paredes de tu laberinto在你迷宫的墙上留下我的名字】
【Y hacer de tu cuerpo todo un manuscrito把你的身体变成我的手稿】

紫芒星痕。

御不凡直觉得这个地方燥热的厉害,他松开紧紧裹住外套的手,挥舞右臂,让他手上闪烁的紫色光辉融进整个会场的汪洋。

【Quiero ver bailar tu pelo想要看你发丝飞扬】
【Quiero ser tu ritmo想要成为你舞动的旋律】
【Que le enseñ es a mi boca想要你告诉我的嘴唇】
【Tus lugares favoritos何处是你想要亲吻的地方】

紫芒星痕。

被音乐和着氛围带动,御不凡无意识地跟着所有人大喊台上主唱的名字。他的左手因为他激烈的动作从他腿上垂落到他身侧,食指微动,像是在勾画着什么。

【Sabes que tu corazó n conmigo te hace bang bang
知道你与我在一起时 你的心跳 砰砰】
【Sabes que esa beba está buscando de mi bang bang
你知道你所需按照的那种 我能给的 砰砰】

【Nos vamos pegando poquito a poquito我们越贴越近 一点一点】
【Hasta provocar tus gritos fonsi直到令你尖叫】
【Y que olvides tu apellido d y直到你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Despacito慢慢地来】

而掌声已淹没所有。

tbc

ps:我不管我就是要看绝尘唱歌【x
……糖渣怎么了糖渣也是糖啊!

@一只小辣鸡
天迹大宝贝儿……(இωஇ )
如果能一直这样快乐下去多好啊
感谢点图!!!请别嫌弃!

@雁丘詞
缎爹!缎爹一家的手都有出场( -`ω-)✧
感谢小可爱点图!请别嫌弃!

@諸般厄
小可爱的云玉点图!虽然说离经埋在云忘归小哥哥的怀里啦看不太出来……
请别嫌弃!!!

重温刀龙39.40的产物_(:3」∠❀)_
刀龙39片尾不凡看着绝尘的背影再加上黄大配的那声今生不悔的友【ji】情
被狠狠地戳了一刀……

(ノ)`ω´(ヾ) ​​​百,百粉点粮!
谁谁谁想吃吗……?

仿佛是毒奶!!!
啊啊啊啊啊啊我昨天才涂完天迹大宝贝儿啊啊今天人就跪了wtf???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我在萌上瑟斯的第二天地冥也跪了?????
是我画太多漠御了吗??????我也画了很多素素啊???flag这么强的吗??????????
暴哭.jpg

玩lof发出的第一张图
——打错了tag(*/ω\*)
没涂完依旧没涂完,纪念一下

有首歌叫做夜雨寄北
是一首晚上不能听的歌_(:3」∠❀)_
现在一点想睡觉的意思都没有……